大叔菜色

April 11, 2012 | Filed Under 2012 Tokyo, 偷閒, 我說 

R1275777
標題既然跟「菜色」有關,那就先貼張新鮮蔬菜的顏色吧。築地市場賣菜的店也不少,菜攤用看的也很讚唷。

不知道是年紀到了,還是我本來就愛這味?跟號稱有療癒效果的年輕美男相比,大叔於我的療效更高。出發前翻看旅遊書,看到介紹有韓國年輕帥哥駐店的咖啡店我差點沒笑掉大牙,但想想每個人能感受到「撫慰」的條件不盡相同,搞不好別人還覺得我是個變態,把大叔歸類到療癒系。這次去東京,我們落腳在築地場外市場,趁地利之便,每天凌晨我跟大頭都輪流出門偽單身吃早餐。我輪了兩天第一輪,清晨5點半不到,氣溫低於10度,很睏又很冷,不過偽單身很爽

110/365。有療癒系韓男的咖啡館,笑倒
我曾說:「有療癒系韓男的咖啡館,笑倒。」現在我知道錯了,所以我寫大叔菜色拜託大家不要笑我,噗。

103/365。愛養凌晨3點半開門
第一天大嬸很生澀,看到大和、壽司大、仲家這些店外面大排長龍,一個人實在不好意思跟著排隊,加上低溫裡的凌晨吃生魚片我真的沒辦法,舉白旗投降,轉而進了鳥藤,嗑了一大碗暖呼呼又軟又滑的親子丼整個身子都暖和了。早晨習慣喝嘎逼,飽餐後雖然很想鼓起勇氣去拉開愛養的門,可撇見裡頭清一色都是大叔,我一個日文不通的外國大嬸,哪來勇氣進去啊?左右徘徊猶豫不決,一下出現在前門,一會又跑到後門邊,就是伸不出手去開門。回飯店後被大頭打槍說:「在臺灣說了半天,來了又不敢進去!」,啊人家就臉皮薄咩!

眼看在築地的三個早晨已經去了一個,我決定要把握時間,非得把臉皮搞厚一點不可。

隔天凌晨5點多,我又出現在愛養門口,看著隔壁壽司大排隊的人潮,吸口氣心一橫拉開門,瞬間店內的大叔們短暫安靜2秒,然後繼續恢復原來的對話,我打了聲招呼在吧台坐下。哈哈哈,大嬸我進到魚橫丁裡的咖啡老店啦,只要臉皮夠厚,好像也不太難就是了。我坐在吧台前喝了兩杯咖啡,聽著收音機流出的音樂和大叔們的閒聊,讓人很踏實的小咖啡店(還是大叔有鎮定效果?)。
築地場內市場愛養咖啡店。
我在愛養。

第三天我又來報到,一樣喝了兩杯黑咖啡再多加一份烤土司。這天我選了門邊的位子,不多久進來一個大叔,他與櫃台內的眼鏡大叔眼神交會,才坐下櫃台裡就開始準備他的餐點。櫃台裡遞來報紙,大叔從懷裡拿出一個老舊的鐵盒,眼鏡大叔一秒不差的彎腰抽了張面紙給客人擦眼鏡,一種不可言諭的默契存在在櫃台兩邊的大叔間,妙極了。
愛養,築地場內市場。
愛養,築地場內市場。

如果你來築地,記得來魚市場裡的愛養喝一杯,至於有沒有療癒效果我就不知道了(笑)。
魚市場裡的嘎逼店。

Comments

One Response to “大叔菜色”

  1. Maggie on April 17th, 2012 5:07 pm

    這種日本小店真的很有味道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