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一日銀匠]之槌紋銀戒

January 16, 2014 | Filed Under 一日銀匠, 偷閒, 我學 

到。
樵夫砍木頭之後,這次要來玩火改當一日銀匠,哇哈。

一日銀匠@草山金工
今日銀匠上工的地方,左邊橘色、黃色杯子處就是陳主任和我的座位。原本我們打算坐對面,但老師好心的提醒我們另外兩組同學都是情侶組,我們這樣會拆散來打造情人對戒的小兩口,噗。

一日銀匠@草山金工
這張看得比較清楚,每一個座位都有一盒(敲、磨、鋸、鋼印等工具)、一盤(燒烤退火用具)、一墊。

一日銀匠@草山金工
首先老師先要大家在這個金屬片上練習鋼印敲打,排列好文字也練過手感後,才正式在銀條上用鋼印敲字。

一日銀匠@草山金工
這是我今天最主要使用的幾個鋼印,我並不打算在外面的戒面上印出太明顯的文字,僅以這些字母散亂的作為背景,然後再敲上一半的木紋、一半的水紋。

一日銀匠@草山金工
戒指的內部則明顯的敲上圓周率以及年份時間(一時不察竟把春敲成冬)。

一日銀匠@草山金工
鋼印敲字完成後,銀條兩邊要用銼刀修飾再打磨。接著火燒銀條、退火這些步驟之後,就可以按照指圍大小來進行定型的作業。

一日銀匠@草山金工
最後進行拋光作業。

一日銀匠@草山金工
這是我的瘋狂夥伴陳主任,我們兩個在一起總是什麼鬼課程、鬼行程都可以報名進行,哈哈哈。

今日戰績:
1號我自己打的世界上獨一無二。
Done.

2號很像紋上去的吼,不是我打的。
這只也美。

3號超誇張兔子戒,一看就知道不是我打的。
這不是我打的。

結論:
砍過湯匙之後,大概只有「砍椅子」這樣的課可以超越那砍湯匙帶來肉體上的「痛苦」(我強烈懷疑我有自虐的傾向)。這一次雖然是玩火課程,但2.5小時可殺得非常輕鬆啊,下次來打茶杯托好了,哇哈哈!

*一日銀匠的照片[在這]。

Comments

Leave a Reply